潭浅陨深

甜文写手
叶>伞修橙>王>其他人
求扩列qwq2395140588
拖延症晚期
我希望我的文章能够带给人们温暖


【萌】all叶 all薛 叶橙 夏目贵志 蕾姆 折原临也 好梦留人睡

【雷点】拆逆粉,all黄粉,nc忘羡粉

【魔全】大小魔王的故事

-------ooc有-------
-------虽然我只站叶受和薛受!但并不影响我脑洞的扩散-----
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

叶修一觉醒来!发现“嗯……好像有哪里不对,怎么屋里还有帐篷………这帐篷的颜色还粉粉的”我靠,这不是我的画风!
叶修揉揉太阳穴,杭翼叶家,长子叶修,字不休…………叶修内心疯狂刷屏,这是穿越了?!我我我………一脸懵逼ing…………

叶修一脸懵逼的起身,被人服侍着洗漱完毕,踏出家门“大少爷,这次云游请务必早些时间回来,不要让家主担心”
叶修点了点头,拿着把千机伞就溜出去了

叶修很明确的就是这个世界没有荣耀,虽然叶修表示自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,但是没有荣耀的他依旧感觉自己宛如咸鱼

恰逢下雨,叶修便撑开伞面,消化着来自异世界的消息,然后………他不懂为啥要出来了,在家呆着不挺好吗?反正这个世界没有游戏……

看到前面草丛里面有一个人躺在那里,叶修内心十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,我擦,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凶残,这个人都快死了……

叶修将伞撑在躺倒那人的头上,笑了笑“还行吗?如果起得来,我扶你到医馆”

薛洋有些不解的看着叶修,怎么这人和晓星尘一样多事。但是…………念头一转,忽略内心有些不安的躁动,好像特别好玩啊,露出尖尖的小虎牙,笑的灿烂“好啊,那拜托你了”

叶修将薛洋扶起来,发现伤的特别重的时候直接将薛洋背了起来,撑着伞向前走着,薛洋看着身下人的雪腻肌肤露出的青色血管,小虎牙有点痒,想咬上去,好像很美味的样子,这人应该不会一股浓浓的腥味,应该特别甜吧。

叶修完全不知道背上的小流氓居然还有这种想法,他如果知道了,肯定会笑出声来,伤那么重,打都打不过我,还想那么多。

薛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,俯在叶修的颈间好像梦到了什么好吃的糖果一样,叶修在进城时与一大一小擦身而过……

“唉,你叫什么?”薛洋啃着个苹果问着没有荣耀打的急的啃草的叶修
叶修感慨着这个世界受伤的不科学性,“叶修,字不休”

薛洋听到这个称呼爆笑“哈哈哈哈哈哈叶不休你知不知羞啊,哈哈哈哈哈哈”

叶修端着药向床边走去,吓吓小朋友“你再说一句,我就把药给你塞下去”

薛洋笑“你真不知道我名字?”

叶修摇摇头“你是金子吗,我到是认识金子,呵呵”

薛洋恨的小虎牙痒痒,磨磨小虎牙“我叫薛洋,字成美!记住你薛小爷爷的名字!”

叶修乐了“还薛小爷爷呢,小屁孩儿乖乖喝药”

薛洋拒绝“药太苦不喝!你走开走开,让我喝药还不如让我死”

叶修把口袋里面的糖掏了出来,摇了摇“那喝完药就吃糖好不好?”
苏沐橙如果在这里都要笑出来了,这不就是小时候叶修为了哄她吃药的把戏吗

薛洋眼珠转了转,嘿嘿嘿笑了出来“快点快点,我要吃糖!”

叶修敲了敲薛洋的小脑袋“哥可是很凶残的,别动歪心思”于是便拿出身旁的千机伞咻咻咻

薛洋抬头,连个眉头都没皱的“咕噜咕噜”的喝完了,急着要糖“快点给我糖给我糖,这玩意怎么这么苦,要是换平时我就要掀摊子了!”

把糖扔进嘴里,含着甜丝丝的糖慢慢把嘴里苦味散去,叶修看着三分稚气的少年,嗯……也不知道叶秋现在怎么样了,大了就不向哥哥撒娇了,真是寂寞如雪啊

薛洋笑眯眯的说“叶修叶修,你还有糖吗?”

叶修心一软,妈蛋,会撒娇的,可爱!给!

然后…………薛洋吃的牙疼了……

一个月后,薛洋在地上蹦哒蹦哒,已经好了哎,该干啥呢,有些无聊……叶修要跑路了,和他一起走吧,反正叶修也挺好玩的,阴虎符啊,温宁啊,金光瑶啊,管那么多干嘛,先玩个痛快再说嘿嘿嘿,还能蹭到糖吃!

于是叶修和薛洋就一起上路了,一个脸丅加上一个尸毒粉批发商从此踏上了征途!【叶修无辜脸: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……薛洋小虎牙笑:要不要也来一把尸毒粉啊】

在一个寂寥如雪的夜晚,薛洋看着从来没去过夜猎还越来越往人烟稀少地方去的叶修问着“叶修叶修,为什么你从来不去夜猎啊?”

叶修恍然大悟道:“忘了!”

忘了………忘了………薛洋摸着自己的尸毒粉有点儿伤心,好像白炼那么多了……

叶修拿出一包尸毒粉,向薛洋示意“对了,阿洋,这个我能拿出去研究一下吗?”

叶修没有荣耀急的慌,夜猎又好累,还不如在家里呆着比较爽,但总该找点事做吧,于是就盯着炼药走,越走越远越走越远………

薛洋表示很震惊,我的尸毒粉为什么会出现在叶修手里,明明随身携带的!

薛洋去入厕时,随手放在桌子上的尸毒粉哭了,你明明不爱我,还怎么好意思说随身携带,脸呢!

叶修看着薛洋,薛洋点了点头

叶修转身离开,薛洋捂住脸,妈蛋,为什么这么可爱,我想娶他!一瞬间又被自己的思想震惊,妈蛋,都是男的

然后叶修回屋里了,整整一天都没出来,连糖都没给薛洋

薛洋有点懵,发生了什么………我的糖怎么吃完了!

叶修感觉自己宛如咸鱼的人生再次找到了梦想,就是炼药啊!论七只红蚂蚁和一只蝎子,再放点青茯苓和青叶虫,锵铿锵铿,一包热腾腾的尸毒粉出炉了!

叶修有一次晚上回来之后,握住薛洋的小爪子,黑色手套明显有一截空空荡荡的,叶修的动作僵住了一秒,继续握着薛洋的小爪子往一个山洞里走,笑了笑:“你看,我找到了洞骨怡莲。”

薛洋不顾地上是否有灰,好像没看到对面能够造骨生物之物,露出小虎牙甜甜笑着“叶修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”

叶修心知薛洋是要说他有关过去的事了,于是便坐了下来,静静的聆听着来自那遥远的故事……

“从前,有一个小孩子很喜欢吃甜的东西,但经常吃不到,有一天,他坐在台阶前不知道做什么,有一个人向小孩子说,你把这张纸送过去,我就送你一盘点心”

“那个小孩子很开心,因为这一盘点心是他自己挣来的,他不识字,只是将那封信交给了一个很壮的大汉,那个大汉看了之后,一巴掌把那个小孩打的一脸鼻血,问他:这封信是谁送的,那个小孩说了之后,想要回去拿自己的报酬,但最终没有拿到”

叶修拳头紧了紧……

“他走回那家店,那个男人早就跑了,点心也被伙计收走了,那个大汉大发雷霆把桌子掀飞很远,骂骂咧咧的跑了”

“小孩很着急,他跑了一遍,挨了打了,还被人提了一路的头发,头皮都快被那人掀掉了,可不能吃不到点心啊,他问那个伙计:我的点心呢?”

“伙计被砸了店,心情肯定不好,几巴掌把他扇出了店,他的耳朵被扇的嗡嗡直响,爬起来走了一段路,很巧,他又遇到了那个男人”

“那个孩子看到叫他送信的男人,心里又委屈又高兴,哇哇大哭的扑上去告诉他:信送到了,但是点心没了,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盘!”

“而那个男人似乎刚刚被那个彪形大汉找到了,打了一顿,脸上有伤又看到这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抱着他的腿,烦躁至极,一脚踢开”

“他上了牛车,叫车夫立刻走,小孩子从地上爬了起来,追着牛车一直跑,他太想吃那盘甜甜的点心了,好不容易追上了,这男人被他的哭声吵得心烦,夺过车夫手里鞭子,抽到他头上,把他抽倒在地”

“然后,车轮就从这个孩子的手上,一根一根的碾了过去”

“七岁,一只左手手骨全碎,一根手指被当场碾成了一滩烂泥!这个男人,就是我灭门的常氏,常萍之父”

“所以说我超喜欢吃糖啊,我当时就发誓,我以后有钱了要天天吃糖!”

薛洋在月光的清冷光辉中逆光对叶修笑着,宛如一个恶魔一般

“他碾断的我要他全还回来,然后那个小孩子逐渐长大,认识了一个虽然个人矮但是八面玲珑的人,也能天天吃糖,但总是会因为受伤不怎么能吃的很享受,然后在一次被仇家追杀中,遇到一个小傻子,不光救来路不明的人,还天天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糖吃,都吃的牙疼了”

“但是那个小孩子想一直吃下去,叶修,你看,行吗?”薜洋舔了舔小虎牙对着叶修笑了笑

叶修紧紧的搂住他,“嗯,如你所愿,既然你给我讲了一个故事,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……”

“相对于你的故事平淡一些吧,我在我的世界里是一个打网游的职业选手,然后就是切切菜,砍砍瓜,从lv.1升到lv.99,其中不断磨砺,上有父母严打政策只好离家出走,下有战队队员和经理一直给我小鞋穿,最后大爆发,给家里带回去一个世界金牌和带领着一个草根部队逆袭走向新生活”

“但是,我永远忘不了的是,父母的期望的眼神,挚友离世时的哀痛,和一起胜利的喜悦感”

“阿洋,我希望你能够幸福”

薛洋狠狠的咬上了叶修的肩膀,吱吱唔唔的说着“这是你忍上我的,最后你可别后悔”

叶修拍了一下薛洋的头“阿洋,放开你的嘴,你感觉我不疼吗?!”叶修大喘气之后“还有,我从来没为我自己做过的事感到后悔”

夜已深,叶修把自己从薛洋怀里拉了出来,开始炼制造骨丹……

看着骨头的长出和手指的逐渐完整,薛洋和叶修两人踏上了送东西的征途

到金陵把阴虎符给了金光瑶,把温宁也顺带递给了金光瑶,留下一句差不多就这意思的话:老子不干了,回老家结婚了,你自己爱玩玩去

听说金光瑶收到阴虎符的时候,面色略带温柔但总感觉内心在无限的mmpmmpmmp之中。

叶修和薛洋在小竹屋里呆了一个月,天天被人来真人pk,今天,小竹屋也是格外热闹……

“喂,叶修,没事吧”薛洋将眼前的人一脚踹开,用降灾直接把叶修面前的人戳了一个窟窿。

“喂喂!说好的不许杀人呢!再杀人就把你糖扔掉”叶修拿着千机伞将面前的人一一敲昏,叶修感觉自己身为大好公民,杀人总是不好的,而且,也不会经常在这里呆着……

薛洋拿着降灾戳了戳叶修的千机伞,囔囔着“你不杀他们,他们杀你啊,你傻不傻啊!”

叶修看着突然出现的漩涡,对着薛洋笑了笑“我根本就没打算在这里久留,你看,这里就是我的家乡,你要不要来一发?”

薛洋问“有糖吃吗?”

叶修答“五花八门,各种各样,只有你想不到,只有你买不到,来不来?”

薛洋点点头,笑嘻嘻的说“好啊好啊,去一趟玩玩”

叶修拉着薛洋的手腕走进了漩涡里,笑了笑“欢迎来到我的荣耀…”

角落里的千机伞和降灾靠在一起,拉长了余晖的时间,反射出璀璨的光晕,宛如低声诉说着彼此的故事

end.........
这篇是作者加了大量个人产物的一篇短文
我一直认为,洋洋那种小霸王的状态是最好的,我不希望他活成任何一人的模样。
所以就干脆创造出一个未遇到晓星尘的洋洋和叶叶相遇。
最后带回现实,洋洋降灾也没了,内力也没了嘻嘻嘻,老叶在旁边看着他嘻嘻嘻。
在全职世界,估计职业选手能被薜洋那一张嘴给气死,我靠,这哪来的小屁孩,嘴怎么这么欠,薜洋略略略:降灾没带,内力全无,嘴炮来堵。
我就不信我不是开tag第一人!

end.

评论(8)
热度(8)

© 潭浅陨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